无耻之徒|第四百七十七章 少年恶来的烦恼

推荐阅读:偷香高手 、校花的贴身高手 、修罗武神 、龙王传说 、大道争锋 、蛊真人 、盖世仙尊 、儒道至圣 、永夜君王 、圣墟
  这人要是做了亏心事,给别人当爹说话都没底气。

  纵横天下的小野哥竟然被白雪的闺女给问没词儿了,敷衍几句这事儿没完,先不耽搁你学习之类的屁话,就在小姑娘充满怀疑锥子般注视下逃之夭夭。

  出大门的时候看见恶来这家伙坐在冷饮店门口的树荫下滋润的喝着果茶。忽然间气不打一处来,他吗的老子为这点破事儿被那姓冯的家长和里边的小丫头挤兑的一脑门子汗,你小子倒在这里逍遥自在。

  “哟,叔,您怎么来了?”恶来瞧出小野哥脸色不好看,赶忙起身笑道:“瞧您这一头汗,这天够热的。”

  李牧野没好气道:“小兔崽子,你觉得老子会因为天热出一脑门子汗?”

  “您当然不会,你早已经是寒暑不侵的境界了。”恶来明知故问道:“那您这是跟谁着急较劲呢?”

  “这白芳冰打人的事情你知道吧。”

  “知道呀。”恶来道:“跳集体舞的时候,有个叫冯梓菡的给她下绊子,然后她们就打起来了,冰姐就用棍子把那女的眼角打破了,我就是负责盯着她的,这点事儿能不晓得吗。”

  事情经过看来并不复杂,至于还有没有什么内情和过往恩怨并不重要。就这件事儿的经过看,白芳冰并未做什么过头的事儿。

  “那女孩子伤的严重吗?”

  “应该没多大事儿吧。”

  “什么叫应该?”

  “我也没亲眼见过,就是跟别人打听的。”

  “我没给你小子钱吧?”李牧野忽然注意到这小子面前不但有果茶,还有一盘干果,几块啃干净了的鸡骨头。不禁问道:“你哪来的钱?”

  “您不给工资,还不许我自力更生啊。”恶来赔笑说道:“这学校里有几个小子找我玩儿,被我料理了两次后服了,就非要拜我为师,我就说这么大事儿我做不了主,得我叔同意才成,然后他们就改主意拜我做了老大,我一寻思同意了也不吃什么亏就答应了,钱都是他们进贡的,我可没主动要过。”

  “小兔崽子,你倒活的滋润。”李牧野道:“让你看个人都看不好,以后还敢指望你做什么大事?”

  恶来一脸冤枉叫道:“叔,您这话可有点不讲理,您说我怎么没把她看好?她一天到晚出来进去的,基本动向都在我这掌握着呢,可要是进了这校门我就鞭长莫及了。”

  “我的意思是你小子这鞭够的还是短,懂吗?”李牧野一副老流氓的嘴脸冲恶来挤眉弄眼道:“最没本事的男人才像你似的傻兮兮跟着她,你得想法子让她认同你,喜欢你,主动的不给你捣蛋。”

  “叔,您不是在唆使我泡她吧?”

  “怎么?让你这么做还委屈你了?”

  “怎么会呢,冰姐长的那么好看。”恶来忸怩的:“我就是觉得要是这么做了有点不仗义,人家白雪阿姨把房子给咱们。垢四隳敲炊嗲,然后你还让我去打人家闺女的主意。”

  “我让你好好待她,又没让你始乱终弃,你他吗矫情个屁?”李牧野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是自然规律,你要是喜欢就赶快下手,不然早晚都得便宜别人。”

  “叔,您太无耻了。”恶来把椅子往旁边拉一拉,一副耻于跟小野哥同席为伍的样子。道:“俺就算是喜欢冰姐,也绝不会借这关系配合您限制她做任何事。”

  “小兔崽子还挺纯情的。”李牧野嘴里骂着,心里头却是持赞赏态度,起身道:“行了,你慢慢享受吧,又是暗恋又是当老大的,他吗的,年轻真好,为什么老子遇到的都是你堂主姑姑那种比豺狼虎豹还凶残的怪兽呢?”

  恶来道:“背后说别人坏话,您当心一语成谶,转身就撞到不想碰到的人。”

  “小兔崽子,老子就算碰到了也有降龙伏虎的本事。”李牧野停身站。赝返:“晚上我带白起去车站接个人,机会难得,自己把握吧。”

  夜,白雪家。

  老猫魁斗眯着眼躺在白芳冰的怀里,她穿一套半截子的家居服,雪臂如藕,光洁的小腿,秀气可爱的脚丫子搭在茶几上,专心致志看着电视剧。恶来在一旁切水果,然后用牙签喂给她吃,服务十分到位。

  “哎!”白芳冰忽然招呼道:“老李和你哥干什么去了?”

  “去车站接人了。”恶来如实相告道:“好像是一挺特殊的人专程过来给他送点东西,顺便帮个小忙。”

  “什么叫好像?”白芳冰不满意的:“你们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

  恶来一怔,道:“怎么能呢,只要你问起的事情,我一定知无不言。”

  “好,那我问你,老李是做什么的?”

  “这个嘛,我还真有点说不大好。”

  “你就是在敷衍我。”白芳冰不悦的说着,忽然抬起脚丫,不轻不重的蹬在恶来的肩膀上,道:“滚远些,一点真诚都没有,以后别管我叫姐姐。”

  这女孩子当得起国色天香四个字,薄嗔浅怒的样子更是可爱至极,小脚丫踢过来带着香风,一下子把恶来蹬的骨头都酥了,脱口而出道:“我叔他以前做过国际贸易生意,后来在俄罗斯开过金矿,在北美做过酒楼生意,然后现在是做古玩生意的,不过他很少过问生意上的事情,平时主要以探险为业。”

  “真的假的?我怎么看他就像个不务正业的无业游民?”白芳冰怀疑的盯着恶来的眼睛。

  四目相对,恶来跟中邪了似的赌咒誓道:“千真万确,我说一个字的假话,你三天别理我。”

  “那你和白起呢?”白芳冰问道:“你们俩的名字都这么怪,挺大的人也不上学,还不工作,就这么跟着他瞎混?”

  “我们哥俩是我叔的助理呀。”恶来道:“我们俩的名字是白起的姑姑给起的。”

  “就他一天到晚游手好闲的,还需要助理呢?”

  恶来赔笑道:“你也看到他有多懒了。”

  “也是,这老李真是够懒的。”白芳冰点头道:“不过也挺奇怪的,你那哥哥骄傲的跟花孔雀似的,在他面前却连大气都不敢出。”

  “也没你说的那么邪乎,我叔这个人很民主的。”恶来道:“不像比起他姑姑,那才是真不让人说话。”

  “你身手这么好,也是白起姑姑教的?”白芳冰换了个话题问道。

  恶来点头道:“我和白起都是。”

  “老李跟你们那姑姑是什么关系?”白芳冰指着恶来的鼻尖,娇声道:“不许撒谎,不然永远不理你。”

  “算是情人关系吧。”恶来迟疑着挠头说道:“但也不完全,说是对手也没毛。曳凑歉悴磺宄,大人的事情太复杂,尤其是我叔和白起姑姑两个,我感觉他们俩在一起的时候,咳嗽都藏着心眼。”

  “那老李跟我妈妈算怎么回事?”白芳冰一皱眉,怒道:“就他这条件,还打算脚踩两条船吗?”

  恶来道:“实话跟你说吧,我叔有正式的老婆,在北美呢,那人也是我和白起的师父。”

  “怎么这么乱。 卑追急苛,道:“你跟白起的本事不是跟他姑姑学的吗?”

  “一点都不乱,我和白起从小一起长大,后来就被派到我叔身边,然后认识了他当时的工作助理,也就是我们俩现在的师父。”恶来解释道:“我叔跟我师父才是正式的夫妻。”

  “那我妈妈不是成了小......”白芳冰说到这里忽然顿。阃返:“我明白了,我妈妈这是又要去很远很远的地方了,这回没找陈姥姥帮忙照顾我,换成你叔了。”

  恶来道:“据我所知,白雪阿姨就是这个意思。”

  白芳冰忽然很生气的说道:“我妈她是不是撞邪了?我都这么大的人了,用得着谁照顾。吭偎,就是找人帮忙,也用不着找这么不靠谱的男人吧,这人的私生活简直一塌糊涂,亏我妈对他那么信任,甚至还跟他那样,她一直是那么骄傲的女人,沪上商圈多少大老板想请她单独喝一杯都没见她给过谁面子。”

  “白雪阿姨跟我叔哪样了?”恶来盯着白芳冰的脚丫问道。

  “滚蛋,傻兮兮的看什么呢?”白芳冰又踢过来,却被恶来一把捉。芰φ踉,哪里是恶来的对手,眼看着恶来将自己的脚丫放到鼻子前嗅了嗅,不禁又羞又窘,内心中还有些小得意,轻轻一挣,从呆若木鸡的恶来手中挣脱出来,半真半假的嗔怒道:“真是近朱者赤,你怎么可以这么流氓。”

  恶来道:“我又不是傻瓜,你生的这么美,我天天跟着你,怎么可能不动心。”

  “动心可以,但不许动手!”白芳冰坐直身子,抱着脚丫,道:“都把我捏疼了。”

  恶来立即凑过去道:“对不起,我是有些情不自禁了,怎么样,快让我看看。”

  白芳冰吓的赶忙往后躲,道:“你还来!”

  恶来顿住身形,傻兮兮看着她,目光如熊熊燃烧的火焰,良久不语。白芳冰又惊讶又有一点好奇的看着他,轻轻问道:“你怎么了?”恶来恍然回神,面皮羞的通红,道:“没什么,就是看你长的太美,刚才好像把什么都忘了。”

  白芳冰咬着嘴唇说道:“看你那傻样子吧,我可被你吓到了。”

  “对不起。”恶来温柔的说道:“我不是有意的。”

  白芳冰道:“你坐回原位去,咱们好好说会儿话,不然我就不理你了。”

  恶来顺从的坐了回去,道:“你说吧,咱们茶几为界,我保证不过界就是了。”

  “咯咯。”白芳冰笑了笑,道:“你还挺逗的,演梁山伯与祝英台呢?”

  这丫头撩汉子的本事是遗传来的,谈笑之间把恶来逗的五迷三道的。

  恶来道:“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好了,不过梁山伯与祝英台是悲剧,我绝不会那样的。”

  白芳冰忽然板起脸,道:“你不是梁山伯,你是可恶的马文才,人家梁山伯多有风度,你刚刚还欺负我来着。”

  恶来道:“你说我是马文才,那我就是马文才,我叔说过,梁山伯要是有马文才一半主动,他和祝英台的故事也不至于成为悲剧。”

  白芳冰撇嘴道:“你叔就是个大混蛋,骗了我妈妈,也骗了你师父,还有白起的姑姑,你要是敢跟他学,我永远都不搭理你。”

  恶来道:“我没他长得帅,想学也学不来。”

  白芳冰想起了自己的艺术体操教练,又想起老妈白雪平日里是何等的骄傲,她无法忘记那天看到的情景,妈妈卧室里床上的狼藉,那么骄傲的妈妈在那个男人面前却是那般的小翼温柔。尤其是男人最后当着她的面拥抱妈妈时候,妈妈竟然没有拒绝,反而十分顺从的样子。这老男人究竟有什么好的,值得妈妈把自己的姿态放得这么低?

  “恶来,你叔他是不是很有钱?”

  “他是挺能赚钱的,不过他根本不会打理自己的资产,离了两次婚,金矿什么的都给了前面的老婆。”恶来道:“要说有钱那也是之前的事情,现在好像是混的挺穷的。”

  “那你说他会不会为了钱才跟我妈妈好的?”

  “相信我,你妈妈再有钱,也不可能比白起的姑姑的钱更多。”

  “白起的姑姑很有钱妈?”

  “嗯,很多很多。”

  “瞧你那语气,说得好像她是中国富似的。”

  “姐姐,我这么告诉你吧,那些所谓的世界富跟白起他姑比起来,也跟乞丐没多大区别。”

  “太夸张了吧。”白芳冰鼓起腮帮,不满道:“原来你也不老实。”

  “天地良心,我绝没有骗你。”恶来道:“钱再多也都是纸,也许只需要一场金融危机或者一场战争就不剩下多少了,真正的财富是权势和那些大家都渴望得到,并且永远有价值的硬通货。”

  “你说的也许有点道理,但我还是不大相信。”白芳冰道:“要是老李有实力这么雄厚的女朋友,他干嘛还霸着我妈妈留给我的那点钱?尤其是最近,你看他抠抠搜搜的样子,我怀疑他把我妈留给我的钱挪走了,你老实说,有没有这事儿?”

  恶来有些犹豫。

  白芳冰忽然俯身凑过来,脸对着脸,相隔不到十公分的距离,吹气如兰说道:“你把实话告诉我,姐姐就亲你一下,好不好?”

  “好!”恶来喘着粗气,心中暗道:叔,你可别恶来没义气,你也说过的,人生苦短,男人不应该让心爱的女人留下遗憾。点头道:“他的确把你的钱给挪用了!”

  “果然是这样!”白芳冰突然翻脸,一把推开恶来,拿出一支录音笔来,道:“我就知道你们爷仨都是大骗子!”

  恶来先是一愣,随即笑眯眯看着她,问道:“姐姐,你弄那么个破玩意打算做什么?去法院告我们吗?”
无耻之徒最新章节http://www.jtljzwx.com/wuchizhitu/,欢迎收藏
手机看无耻之徒http://m.jipinzw.com/wuchizhitu/无耻之徒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无耻之徒》版权归原作者走过青春岁月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我欲封天 | 耳根作品 | 小说模版

一念永恒耳根 |极品小说网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极品小说手机版 | 网站地图(查看全部小说)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